台北市召會網站

台北市召會臉書專頁

你也是這個大家庭的一分子嗎?你也有使用臉書嗎? 快到台北市召會粉絲專頁,關心召會的動態,享受身體的豐富,將基督分享出去!

兒童暑期品格園

讓我們一同關心召會下一代,重視孩子的品格教育。

  報告及代禱事項:

 

請聖徒們為萬人祈求、禱告、代求並感謝。求主管制疫情,保守並醫治,使福音廣傳,人人得著救恩。

  

 共同追求進度

 


真理為王,榮耀行動

1208-2a 1208-2a1 1208-2a2

一九九二年我參加全時間訓練,訓練即將結束時,全體的學員都把自己奉獻給這份職事,願意與職事是一。一九九六年夏天我與其他三十位同伴出發前往莫斯科,途經香港時,余潔麟弟兄也鼓勵並加強我們,期盼我們真實的與職事同負一軛。二○○八年底我回台灣,回首這段時間真是路滴脂油恩重重。

一九八七年的暑假,我高中剛畢業在升大一前參加在台北舉辦的全球青少年訓練,五週期間與來自全球五百位青少年一同操練靈、享受主。在此訓練中我看見基督的身體,也豫嘗一個新人。結訓聚會時,李常受弟兄鼓勵所有與會的青少年,要心中立大志,設大謀,更說到如果有五十萬個少年英雄被打發到世界各地叩門傳福音,正在叩門的時候,主就回來了!

剛到俄國,每件事都非常的新鮮,也有許多需要適應和調整,特別在食物和生活習慣上。那裏所有綠色的青菜都叫沙拉,只要是綠色的葉菜都是洗一洗直接吃。第一次在愛筵的桌上看到琳瑯滿目盡是麵包,還有一大把的青蔥,只見聖徒們拿起青蔥沾鹽就送入口,再配上一口麵包,吃的津津有味。桌上也有冰涼可口的綠豆湯,是來自台灣的姊妹精心擺上的,然而俄國聖徒一吃馬上變臉,怎麼是甜的?才知他們對豆子的烹煮方式都是鹹的。我在俄國第一年所吃的洋蔥、馬鈴薯和紅蘿蔔的份量,可能多過之前在台灣二十多年所吃的總和。

在莫斯科三個月後,為配合工作移民的負擔和帶領,我們夫婦和另外三位單身的弟兄姊妹前往烏拉山區域的城市。那是一個在卡馬河旁的小城,人口只有十萬人,沒有什麼外國人,我們四位台灣去的東方臉孔馬上成了新聞,第一次走在路上會有小孩子對我們指指點點。有弟兄說一百多年前有西教士到東方傳福音,而我們現在則是東教士到西方傳福音。

當時因為蘇聯解體不久,新的制度尚未建立,特別是在遠離莫斯科的小城市,人民還不熟悉共產社會主義解體後的生活,有人依舊在國營企業工作,卻常領不到薪水,工廠付不出薪水就用產品抵錢,因此常看見聖徒家裏有一堆他們上班工廠的產品,有人會拿到市場或街上叫賣,有人直接拿到車站月台對著火車車廂內的乘客叫賣,以換取一些現金。不過即使是在如此為難的外在環境,弟兄姊妹們對真理的渴慕和召會生活的負擔,卻完全不比我們少,甚至更強。

全召會用經常費買了一套創世記生命讀經,先是鑽孔穿線重新裝訂以求耐用,再包上書套保護。弟兄姊妹輪流閱讀,為了不毀損書報,不能畫線,註記要另外寫在自己筆記本上。有位師母說她一個冬天讀了七遍;也有姊妹賣了她的毛皮大衣,為了買火車票到莫斯科去參加兩週的訓練。也有住在西伯利亞的聖徒坐了七天的火車來參加兩週訓練,結束後再坐七天的火車回去,他們把整個夏天假期都給了主。

在這樣物質輕靈命重的環境下,弟兄姊妹更仰望主,更倚靠禱告。弟兄們希望我們每一次出去訪問召會,一定要帶上書報,包括免費的書報和要賣的新書。我們出訪的標準配備是利用裝蘋果的紙箱加上手拉車,紙箱的一半放個人行李,一半放書報。一城一城、一村一村的訪問行程,雖然身體常常是疲憊的,但當我們看到聖徒、新人如此渴慕交通,寶愛職事的話語,就使我們得著加力,旅途的疲憊立即消除。第一次看到聖徒們因為買不到書報而難過,使我們懊悔為什麼沒有多帶一些書報出來。弟兄們常說書報是李弟兄最好的同工,我們的訪問雖是好,但我們不可能常與他們同住,留下的書報則會一直陪著他們,一直供應他們,這也是使徒保羅要寫信給各召會的原因!

烏拉山地區的冬天酷寒漫長,白天很短,上午九時天還未亮,下午三時天色就開始暗了,為顧到聖徒交通上的方便,主日時間是排在中午,聖徒們真實經歷存著歡悅單純的心用餐,然後擘餅記念主。看著靄靄白雪上所留下的足跡,心中不禁感嘆:何等不配的我們竟能有分於主榮耀的行動並在祂的行動裏行動。真理本當得勝為王,自由本當為后!七十年間馬克思主義試著要抹去人心對神的渴慕,無神論的教訓想使人轉向虛無,但藉著主時代的職事,並一批批為主奉獻的青年人,主國度的福音已傳遍前蘇聯的各個國家,建立一處一處的金燈臺,豫備基督的新婦。

戰略禾場,活力福音

1180-2a 1180-2a1 1180-2a2

印度是哲學家的國度,這是倪柝聲弟兄對印度的形容。他們思想豐富,能言善道。印度教有一部經典的長度是新舊約聖經總和的四倍,印度的某位代表也創下了在聯合國最長的演說紀錄:八小時。

印度是個偶像的國度,不僅有所謂獨一至高的神,還有三大主神,連同有名有姓的男女眾神、動植物、山川、日月星辰神,更高達三億三千萬,『偶像口』直逼美國的『人口』。
我於二○一二年至二○一四年到印度開展。人說印度是個永恆的國度,剛來到印度時,我以為他們因著性格不好,生活鬆散以至沒有時間觀念。漸漸的,我體會到,他們生在循環裏,活在永恆裏,長在無限中。白天過後是夜晚,夜晚帶進另一個白晝;出生是面對死亡的開始,死亡是另一個生命的開端。今日的上午九點,和明天的上午九點差異不大,這週一與下週一,若一同放在永恆裏,並無二致。火車總是會來,飛機終究要起飛,活在這個國度裏的人,沒有這些慌張的反應,他們的氣定神閒似乎在告訴你,人生何必這麼急呢?
迷人的福音挑戰-印度人的生活與印度教(將近百分之八十五的印度人是印度教徒)是相互融合的,這自然成為福音的一大阻礙與挑戰。

在印度傳福音時,我嘗試著問他們三個問題:第一,宇宙中只有一位獨一的神嗎?幾乎所有人都贊同;第二,耶穌基督是神嗎?也幾乎沒有任何人反對;按著邏輯,很自然地進入第三個問題,所以神就是耶穌基督?此時,幾乎所有的人都不同意。這對我的邏輯思考確實是個挑戰。漸漸的,我領會到向印度教徒傳福音只符合邏輯是不管用的,還需瞭解他們的宗教哲學思想。他們用哲學,很巧妙的將一神與多神融合為一,很哲學的使一神與泛神也能和諧共存。因此,在印度傳福音很大的挑戰之一,並非被拒絕,而是當你說完之後,完全被接受,並被總結為:你所說的和印度教一模一樣。講三一神,他們有;論成為肉體,他們也有。在印度傳福音,要先放下自己的邏輯,才可能攻倒他們心思的營壘。

我曾問過一位印度福音對象,你人生的意義為何?他毫不猶豫的回答:與神聯合(unite with God),與神成為一(one with God)。這回答讓我有點震驚,但這確實就是他們所追求的,人成為神。這正是在印度傳福音如此充滿挑戰,但又如此迷人的原因。

極大的福音盼望-印度是全世界傳福音最有盼望的國家,因為她擁有以下特點:第一,印度是全世界年輕人最多的國家,三分之二的人口在三十五歲以下,要得青年人非此地莫屬;第二,印度是全世界最大的英語國家,在超過十二億人口中,有將近四億人口可以用英語溝通,因此,世界各地都有弟兄姊妹來此配搭傳福音;第三,印度是全世界最大的自由民主國家,這裏傳福音完全自由,接受福音沒有問題;第四,印度是哲學家最多的國家,倪柝聲弟兄說:『印度人的哲學高於普通人甚多。』換句話說,大街小巷,挨家挨戶都可找到願意和你談信仰的人;第五,印度是千言萬語的國家,擁有全世界最多的語言、最多的種族,得著印度人可使各族、各國、各方言的人都事奉祂(但七14)。

活力的福音行動-印度聖徒為著福音的擴展,常有這樣強有力禱告:願福音傳揚在印度,一城接一城(city by city),一區又一區(sector by sector),一語接一語(language by language),一族又一族(tribe by tribe)。這樣的禱告,如同印度的火車在綿密交織的軌道上,滿了動力一地又一地的挺進,直達五百處召會的目標。身處印度時,深覺自己何等渺小,如九個0後面的一個1;何等榮耀,能有分於戰略性的禾場;何等的特權,能作為主回來行動中的踏腳石。